姜文曾经说,《鬼子来了》是他在北京拍给全亚洲甚至全世界看的。

这部电影,不仅在反思中国国民性,也给中国和日本为中心的东亚文化劣根扇了一个大嘴巴子,其实,也值得每一个在权力面前丧失自由和尊严的群体反思。

影片主题沉重,但并不妨碍片子观感极佳,影片处处闪耀着一个电影天才诡谲的心思和耀眼的才华,光芒四射。

鬼子来了

这部电影随便一场戏,都能牢牢抓住人,把人看嗨。

而且,你很难见到一部电影处处都是神来之笔。

比如大家熟知的“大哥大嫂过年好”,花屋小三郎恐惧的表情和马大三等村民披着被子床单扮日本武士的想象画面对切,妙绝。

其实还有一个更牛逼的神来之笔,就是马大三等人去拿俘虏换粮食时,村民们在等待日本军官回应,全场安静,马大三的驴把日军的马给上了!

牛逼。据香川照之回忆,剧组曾经一再给公驴打雄性激素,但好像不起作用,最后怎么拍的,就不知道了。

中国农民的驴,都敢硬上日本马。中国人,却连日本俘虏都不敢动,给人送回来了。

人被奴化得连动物的本能都不如了。

除此之外令人叫绝的戏实在太多了,几场审问戏、借白面、六旺的“出了村过了河”、大伙围攻马大三、四表姐夫不办事儿还强留豆子、见一刀刘、一刀刘长城行刑……

就台词来说,《鬼子来了》足以成为电影学院永远的教科书,密集、精彩、绝妙,令人无法喘息的对话,就像有魔性一般,让人上瘾。

姜文对演员的调教无人能及,你无法相信女主角鱼儿的扮演者姜宏波是第一次演戏,而片中的八婶子只有三场戏,借面、围攻马大三、和日军联欢被屠杀,就奉献了骇人的演技,尤其和村民围攻马大三时,“我行得端走得正,到哪他都得高看我一眼”时动作、表情和台词结合得令人瞠目结舌。

饰演四表姐夫的是编剧之一史建全老师,就见一刀刘那番台词,就让专业演员也得佩服。

姜文在《鬼子来了》精力真旺盛,才华到处流。

很多戏的处理异于常人,
但不仅不是犯错

- 还能更牛逼

比如马大三和八婶子来回多个回合,把价码抬到了借一还八。

六旺的“出了村儿过了河……”。

马大三认为:要是中国人都跟咱似的,把日本子这个那个都抠出来,那这天下该啥样了,那就该日本子当汉奸了!

马大三见四表姐夫,中间硬是插了段看到日军打了败仗回城的戏,四表姐夫还来了句:

这趟他们吃亏了,以前见了我都点头哈腰的。

姜文能把看似废戏也拍成了不可缺失的精彩好戏。

《鬼子来了》并非没有缺点,最后高少校的戏有点过。

作为最高权力的代表,村民恐惧的对象,如此露骨地用台词展现权力者嘴脸,多少破坏了前面那么牛逼的铺垫。

日本人挂甲台大屠杀后,被国军收为俘虏,不仅没有任何惩罚,还命令他们处决了马大三。这种多少有点编剧强行设计的意思。国民党和共产党当时确实在争地盘,同时也争日军投降后留下来的军工资源,但蒋介石这个民族主义者对于刚刚屠杀过中国人的日本军队,几乎不可能如此优待,更不可能命他们来杀马大三。

姜文表演还是有用力过猛之处,我也一直觉得如果姜武来演马大三,会比姜文好一些。姜文太硬了,而马大三这个人物需要点怂。

饰演花屋小三郎的是日本演员香川照之,当时香川是被剧本强大的张力吸引,主动请缨,但拍戏的过程中,他确实被折腾惨了。回国之后,他写了本拍这部戏的书《中国魅影》,他说:拍《鬼子来了》所用的精力和投入,即便在日本,都够拍7部电影的。

姜文为了这部戏,曾经四次去靖国神社,当时国内哗然,姜文的解释很简单:杨子荣还上过威虎山呢。

在《鬼子来了》里表现了非凡的才华,
但也因此付出了极大代价

- 姜文

影片在戛纳获得评委会大奖,却回国被禁,姜文作为导演也被禁止拍片多年。

姜文说,《鬼子来了》其实是他自己对过去人生的一段总结,“表达恐惧、善恶、死亡、爱恨这些一直折磨我也一直梳理不清的东西”,人生到了某种局限,像马大三这种村民遭遇了一种远远超出自己理解的事情,就会陷入困顿,左奔右突很难找到出口。

片中姜文就是以马大三的死寻找到了一种出口,但在抗日背景下循着民族性来寻找出口,触碰了太多禁忌。一个被视为天才的导演,就这样在创作力最黄金时期被禁止拍片,我们肯定错过了姜文至少一部牛逼的电影,而中国电影,也错过了丰富自己电影形式的机会;中国社会,也错过了反思自己国民性的机会。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青柠子矜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青柠子矜网,凡署名来源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方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