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片根据苏珊娜凯森的自传体小说改编而成。苏珊娜(薇诺娜·瑞德 Winona Ryder饰)本是正值花季的普通少女,却被诊断为“边缘精神错乱症”而送进了精神病院。虽然苏珊娜深陷现实世界的精神压力中饱受折磨,但在精神病院苏珊娜结识到了一群看似乖戾却不同寻常的新朋友。

具有反社会人格的莉莎(安吉丽娜·朱莉 Angelina Jolie饰),带领患有说谎癖的乔治娜(克丽·杜瓦尔 Clea DuVall饰),对火深怀恐惧的珀丽(伊丽莎白·莫斯 Elisabeth Moss饰),不能当着他人面进食的戴西(布莱特妮·墨菲 Brittany Murphy饰)等其他女孩,做出了很多令人瞠目结舌的举动,这令医院管理人员头痛不已。苏珊娜逐渐融入了女孩们的“秘密活动”中。这一次次离经叛道的疯狂冒险,使她踏上了一场寻找自我的精神之旅。安吉丽娜·朱莉因本片荣获第72届奥斯卡金像奖(2000)奥斯卡奖-最佳女配角。

移魂女郎

不按惯例生活就要另辟蹊径,不信仰上帝就得自己做主。

可惜凡人多半空有勇气不够智慧,一不小心就会走上歧途,成为疯子。做疯子很容易,只要能自我欺骗就够了,而且在疯人院还有许多疯癫的人同你一样,相信出问题的是这个世界而不是自己,他们拒绝清醒,认为自己所相信的才是真相,世界很糟,他们更喜欢自己想象中的真实,所以他们会同你一起反叛这个世界。

这也是为什么在《断线女孩》中,并不疯的Susanna在疯人院中如鱼得水。时值1967年,高中毕业的她失去了人生目标,她不像别人一样忙着进大学,关于未来她只有一个模糊的理想:写作。她与同学的父亲有染,消极厌世,烟不离手,总爱幻想自己的死亡。用伏特加灌下50颗阿斯匹林被抢救回来后,被要求去精神病院“休息一下”。

在这里她交了许多朋友:因小时候自焚而毁容的Polly,被生父性虐待的Daisy,迷恋童话“绿野仙踪”的说谎癖Georgina等等,当然最重要的还是这群疯女孩们的领袖,坚定的反社会者Lisa。她魅力逼人,狂野不羁,是疯人们的女王。她成了Susanna最好的朋友。

Susanna被医生诊断为“边界人格失调”,其实对于她的症状,疯人院的黑人护士长Valerie给予的诊断最为精确:

你只不过是个懒惰,
任性的小女孩,

- 你想把自己逼疯

Susanna迷恋疯狂一如她迷恋死亡,甚至拒绝了男友带她离开的请求。因为做自以为是的疯子永远比做清醒的人要幸福得多。尤其是在疯狂的60年代,在美国青年们游行反战,呼吁性解放的时代,在约翰·列侬的音乐和马丁·路德·金的演讲震聋发聩的年代,在主流文化走下神坛、一切急遽变化的时代有几个人能十足清醒?Susanna不想过和她妈妈一样的生活,也不想学在广场上烧胸罩的狂热女青年。但社会给她的选择只有这两种。

所以她铤而走险,放弃了选择,在与世界的相互拒斥中逼近了死亡。在因半真半假地自杀而被送进疯人院后,她便在Lisa的诱导下嗜上了疯狂这号毒品,一如其他病友对药物的依赖。因为是疯子,便可以懒懒地龟缩在自己的世界中拒绝对周遭的变化做出调适,便能够由着自己的性子生活而不被磨平棱角,便可以继续嘲笑世人的愚昧和疯狂,便能够始终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事,便可以认为自己是在控制命运而不是无力反击的失败者。人太需要相信自己对命运的控制权了,而看似自信的Lisa不仅要控制自己的,甚至还要控制别人的生活才能有安全感。所以就算她逃出疯人院,却永远会回来。

电影的前半部分Lisa是Susanna的天使,在Susanna看来,她自由落拓,看破红尘却被疯人院禁锢和迫害。她俩分享着对人间的厌弃,并肩嘲弄着被她们踩在脚下的世界如同嘲弄着在她们的羞辱中狼狈离去的教授夫人和女儿。明明是她们辜负了世界,错待了他人,但她们却依然可以趾高气扬地将受害者撵跑,不为别的,只因为她们是疯子。就像Lisa说的:“给你个建议,别拿手指着疯子。” 不论是世界还是受害人都无法给她们惩罚,只有上帝让她们的疯狂加倍。Lisa带领着她的一小伙叛军恣意地享受着各种违规越轨的乐趣,无论是跑到地下室打保龄,还是溜进医生的办公室互读病历。她们的姿态永远是挑衅的和反叛的。这群快乐而嚣张的疯子们越能把玩世界,就越相信自己战胜了世界,就离真实越远,也就越疯狂。Lisa宛如撒旦,以自由为诱饵带领着所有膜拜她的病人一起共同奔向疯狂的地狱。

所有的疯子都拥有属于自己的幻景。

不论它多么荒诞都被执着地相信和捍卫,因为那是脆弱心灵抵抗伤害的唯一屏障,很多时候它是病患在自己无法立足的世界中唯一的救命稻草。打破这个幻景就像按下了一个通向死亡的开关。当Lisa按下Daisy的button时,Daisy自杀了。但Daisy僵硬的尸体打破了Susanna对于死亡和疯狂的迷恋。

真正地与死亡相对,
我才发现对于死亡的梦想愚不可及。

- 直视死亡

她开始明白疯狂的代价是多么的高昂。要拥有一颗多么麻木冷酷的心才能够罔顾这么血腥的现实而继续游走于自己的梦境。她泣不成声地打电话叫来救护车。反叛世界的同盟崩溃了。当Lisa面无表情地离开时,Susanna留了下来,带着Daisy的猫随医生回到了疯人院

她向Valerie忏悔,也向世界敞开了心扉。疯狂不能真正带她远离成长的迷惘和痛苦,她不再逃跑,不再用死亡和疯狂驱逐清醒思考的痛苦,她直面它们,把它们写下来画下来讲出来,原来这些她拼命麻痹自己以求逃离的东西并没有那么可怕。就像后来电视上绿野仙踪中Dorothy说的:“如果我能再次正视心底的渴望,就会发现我想要的一直就在我身边,如果不在,那说明我从来就没失去过它。”

疯狂不一定是有创伤或是深藏不可告人的秘密,疯狂只是自我被放大了。如果能宽容这世界的阴暗面,就给自己找到了一条铺满阳光的路。影片最后,将Susanna送回家的正是送她去疯人院的出租司机。不同的是他原先一头蓬乱的头发被梳成了一条服服帖帖的小辫子,颜色很明亮,明亮地如同照在Susanna脸上细碎的阳光。

每个人都迎来了新生,也包括被Susanna按下了Button后崩溃的Lisa,彼时她微含笑意地躺在床上,望着新世界的光芒。

 


青柠子矜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青柠子矜网,凡署名来源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方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