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片一开始就是你的自述:“那天早上你走了以后,我一直为你悬着心,一直觉得你仍然在我身边,你知道吗?”。然后屋内的几个静止画面,你们出现,你躺在床上,他在一旁刮胡子。

第一次,你和他便清楚知道这不过是场交易。你问他:“第一次吧?接过吻么?”他低头,答:“没。”你说:“要不要我教你?”

然后,两个男人的一场激情,你暧昧,戏噱,他忧郁,迟疑。

你告诉自己这不过是玩玩,一千元钱而已。而他不过是个急需用钱的大学生。

第二次,你在街上偶然遇到他。寒冬,飘雪,街上行人稀疏。他对你说:“四个月。到昨天刚好四个月。”

你最开始没理解,看到他开心的笑,若有所思。你问:“你这样子不冷啊?”然后把自己的围巾解下来,套在他脖子上。

你骄傲,满不在乎,知道自己终究要结婚,结束这场所谓的游戏,可是仍然无法控制对他的感情。你给他大笔的钱,送他名牌衣服,带他去家里吃年夜饭,你以为这样可以消除自己的罪恶感。你对他说:“蓝宇,你有病吧?”

他认真,满心欢喜,却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这样喜欢你。他说穿你送的衣服去学校,同学会说他是小日本,嘴上却又不住地微笑,他打着好几份工却坚决不用你给的钱。他笑着对你说:“对,我有病,大学这么多女同学不喜欢,却偏偏喜欢上你。”

蓝宇

如此,早已经与性别无关。爱情本就与性别无关。

你问:“你呢,你拿我当什么人呢?”他犹豫,声音有些颤抖:“我啊,没拿你当什么人啊”。久经沙场如你,怎会不知他已经爱上你,这已不再是喜欢那般简单,你怕将来结束时,他成为你的一个麻烦。

于是,你说:“我和你在一起,全凭自愿,合得来呢就在一起,感情不好也就算了。两个人要是太熟了,倒不好意思再玩下去了,也就是到了该散的时候了。”

他的笑容一点点退去,嘴角一丝丝僵硬,眼中一些些失落,他小心的问:“我们还没太熟吧?”

然后,你故意看不见他的受伤和担心,笑着问:“现在用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啊?”从来,从来,你都是掌控大局的那一个。

终于有一天,他撞见别人在你房间,于是生气跑掉,你对他吼:“你不给我玩你给谁玩啊?你睁开眼睛看看,你以为还能找到个像我这么出手阔绰的客人呐?”

第三次,你听人说看见他蹲在某个工地前面吃饭,于是,拉扯出的你执意忽略掉的思念让你突然安静,外面的嘈杂似乎都与你无关,浑然不觉手中的那包烟已经被你揉成一团。家里,拉着窗帘,昏暗的灯光下,你抽着烟慢慢拉开衣柜,看着他没带走的衣服。

夜晚,无法睡着,只得用他用过的洗发水一遍遍洗头。你开车出门找他,人们骑着自行车飞快地穿过,你努力搜寻他,然后看见一个人跳下自行车,飞快地跑上楼,你茫然,困惑,无助,似乎就这样过了很久。他走过来,用手轻轻碰了碰已经趴在方向盘上睡着的你。

你把他重重拉入怀中,如此这般,用力嗅着他的气息,静,静,静…他用力大哭,你的低语无法听清,满脸的不舍与怜惜,我知,放不下,忘不掉,结束不了的其实是你。

你给他钱,送他车,送他房子,以为这样便是爱。

他一点一点装修房子,告诉自己只要你对他好就行,其他什么他都不愿去想。

你父亲去世,感叹:

人一死,
就什么都完了

- 蓝宇

他满脸稚气,说:“没完,留下来的记忆还没完呢。”

然后有一天,你告诉他你看上个女人,要跟她结婚,你不要房子,他愿意可以把房子卖了。你一直认为人长大了就要结婚生子,他轻笑,起身,恍惚中仿佛看见你们在这个房子里的第一次拥抱。你们最后一次坐 这个房子里聊天,说起家人,说起某天挂在窗外的彩虹。

他说:“你知道,以后我是不会再坐在这等你的了。”

他说:“我是真心喜欢你的。”

他说:“老这么想,第二天早上起来的时候少喜欢你点,免得将来难过。你知道吗,我向自己保证过,以后再不为别人伤心了。”

终于,他提着行李准备离开,你对他吼:“我花过的钱还不少呢,你怎么报答我吧!”

他一愣,然后慢慢走过来,拖下裤子。你知你伤害了他,也伤害了你自己。

从此,你以为你们将过各自的日子,你结婚生子,他工作恋爱。会想到彼此,但不会再像从前。

第四次,你在机场遇见他,不知不觉,他已经二十八岁。时光仿佛并未走远,你问:“你老穿这么少,冷不冷啊?”

你已经离婚,公司也出了些状况,你已经不象以前那般自信和骄傲,与他相比,你反倒有些不安。他说有些事情,忘记了好像要好一点。

其实他在你面前仍是一脸稚气,你问:“还是用那种洗发水呢?”

他笑,摸摸头。在他租的小屋,夜阑人静,凝望,凝望,你有些委屈的说:“真想抱抱你。”

于是他轻轻靠过来,拥抱,拥抱,然后他笑着说:“你胖了。”

你给他办好去美国的护照和担保,希望他在你出事前离开,你知道这或许就是你最后所能做的。他没有说话,只是站在一旁。

在狱中,朋友告诉你,他没走,为了疏通关系,他卖了以前的那个房子,还有你送的车,取出了曾经你给他的那些钱。

他问:“我是不是有病?怎么可能那么喜欢你?”你说在狱中的几个月,终于知道你与他是注定要走在一起的。

然后有一天,他出门上班,再也没有回来。你看着他冰冷的身体,周围一片寂静,了无声息,你蹲在地上痛哭,知这一次你们是真的分离。

如此戏码,于你,于他,是幸还是不幸?到最后,担心的反而是你,死亡这样轻易,与离开的人已经没有任何关系,而留下来的那一个,我不知道将要怎样过完余生。又或者遇到另一个人,以前的往事也就真的 是故事了。

 


青柠子矜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青柠子矜网,凡署名来源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方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