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其实最不愿意看农村题材电影,人情世故离得很远,常常看得不可思议,也看得沉重揪心。

电影《喊山》,纯粹是因为它居然出现在芳草地卢米埃这个时尚范儿的影院里,看来,影院经理对它是网开一面的,而且还是VIP厅。好奇的我于是花了大价钱买了张票(明明一百,票面上只有六十,我忍不住对工作人员说:这么明着偷,有意思吗?工作人员一笑,都不理会我。因马上就要放映,我也没敢恋战。走进VIP,空荡荡就我一人,躺在皮沙发上还觉得脊背一阵阵发凉)。看吧。

《喊山》画面极美,高高的太行山,层层叠叠的树林,小毛驴萌萌的,人走过来带起一阵土,灰扑扑一片银幕。这里是我们质朴的革命老区。

可山区的人心不一定是质朴的。山里人有自己的价值观,如同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只要有热闹,大家就一起看一起骂,有时甚至忘却本心。

为了不给村子带来麻烦,炸死了人,大家一起要哑女私了;同样为了不给村子带来麻烦,明明是受害者,大家也齐心协力要把哑女撵走。

看着一次次因为不同原因堵在哑女门口的黑压压的老区山民,我心里头一阵阵愤怒,我也想对着太行山大喊:你们能摸着良心说话吗?

人心,有时可不就是这样吗?

不可思议!!

不说山民了,说说这个故事吧:

外来户瘸子踩着了雷管被炸死了,放雷管炸獾子的韩冲承担起了照顾瘸子的老婆哑女红霞和两个孩子的责任,在这个过程中,韩冲和红霞相爱了。

喊山

这是一个爱情故事,我愿意这样认为。

只是这爱情的土壤太令人叹息:贫瘠的太行山,人心叵测的村落,来路不明的哑女,不知何去何从的明天……写到这儿,我想静一静,深呼吸一口气。

这真是一个爱情故事,一个被拐卖女孩的爱情故事。

如果没有爱情,这部电影就和红霞的心一样,暗黑一片了。

红霞十岁左右被人贩子卖给了瘸子,被割掉了舌头。这么多年来,她忍受着瘸子的毒打和*侵犯,没有亲人没有未来生不如死。

她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她不曾见过阳光。

可是,瘸子死后,被迫照顾她们母子三人的年轻人韩冲出现在她的生活里。他会对着她笑,会说谢谢,会给她淤伤的手腕涂獾子油,会帮她把门口的木柴默默劈好,会在她被村民撵打时像野兽一样冲上去不顾一切把她护在身后……

一个饱受欺凌的被拐卖女人,当这个叫韩冲的男人带着尘土呼啸而来时,她的世界瞬间被一种叫爱情的光芒照亮。

电影中出现了三次,她用手挡住太阳,再眯着眼睛从手指缝里去寻找太阳。这个动作是她小时候被拐卖前最爱做的一个动作。

红霞出生在书香门第,有儒雅的爸爸教她书法,温柔的妈妈为她梳辫子,胖胖的奶奶追着给她洗脸……没被拐卖前,她曾有过天堂般无忧无虑的童年。

一样的阳光,
照着不一样的人生

- 心酸难过

结局当然很主旋律,公安来了,带走了红霞,因为是她设计让瘸子踩上了雷管。韩冲埋下的雷管没炸到獾子炸到了瘸子,然后爱上了瘸子家的哑女,这就是命。

命运不在你我手里,命运深不可测。

可是,爱情可以改变命运。哪怕依然在一贫如洗的太行山上,哪怕面对一村愚昧无知的群众,哪怕戴上镣铐……只要拥有了彼此,就不再一无所有。

我应该给导演杨子鼓个掌,一眼便知这是部低成本电影,个中辛酸我感同身受。更何况空荡荡的影院里就只有我一个人。

放眼全片,没有一个大明星,而角色个个出彩:沉默威严有良知的韩冲爹(扮演他的成泰燊很有戏),一肚子小算盘遇事就慌张无措的代村长胖孩,风骚无情的小寡妇琴花,还有各种见风使舵的村民……可见导演之用心。

女主哑女和男主韩冲都是两个新人吧,以前没见过,但让人过目不忘。电影中他们始终穿着破衣烂衫,可哑女清新的忧伤让她看着就像秋天的一株芦苇,瑟瑟寒风中傲然独立,文艺得很。韩冲身上最珍贵的是他的无所谓和无所畏,青春的生猛劲儿十足,有点像当年的张震。

看了这部电影,我知道最感人的爱情是:这个男人捧着你的脸看着你的眼睛对你承诺:

等我回来,
我们一起踏踏实实过小日子

- 等着我

小日子,可不就是一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吗?可不就是一个烧火做饭一个挑水劈柴吗?可不就是山坡上两个手牵手慢慢走着的身影吗?可不就是阳光下一本书、月光下一壶茶吗?

这个男人没钱没地位,可他有良心有爱意,他一身尘土跪在哑女面前,他一无所有,只能用他的生命来承诺:等我回来,照顾你一辈子!

虽然压抑揪心,可我喜欢。

唯一遗憾,哑女没有说过一句话,我以为最后警车里的她会回头叫出韩冲的名字,可是,她没有回头,她也没有叫,她只是静静的,目光仿佛消失在无尽的回忆。

然后,音乐漫天飞来,苍凉,悲壮,结实,直接撞击着我的心,我无法呼吸。画面上,哑女站在山崖,一手拿着脸盆,一手拿着木棍,狠狠地敲击着。然后,她笑了,长发中分,随风舞,极其美丽。她丢下了脸盆和木棍,双手合在嘴边,对着苍茫的远山大声地喊着……

她终于喊出来了。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青柠子矜

本栏目所有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凡本网注明版权所有的作品,版权均属于青柠子矜网,凡署名来源作者的,版权则属原作者或出版方所有,未经本网或作者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